Loncelot-

< ALL I ASK > (After)

本文cp配對:秦嵐✖️吳謹言

(真人向⚠️半現實向‼️)


BGM: https://music.163.com/#/song?id=36841428


*寫在前面的話(預警)

①人物ooc,請勿上升真人(私設如山)

②全文完結,分為上、下兩篇;

文風飄忽,時而正經時而沙雕;

④文筆很爛,若有措辭不當之處歡迎指出,虛心求教;

⑤靈感來源於昨日直播以及慶功宴,有借用其中的梗,時間線魔改,定於慶功宴之後劇組的私下聚餐;

開放式結局。其實很甜)


           *碎碎唸:    

文章的最後幾段是剛剛修改的,實在心疼謹言,祈求她可以順利度過此次風波;

希望各位觀文愉快(鞠躬)


——————————————————————————————————————————




< V >

 


 

        不经思考便脱口而出的话语,又有几句是妥当的呢?

 

        在吴谨言反应过来这句话显得有多么愚蠢之前,秦岚已经刹住了动作。至少这句话也确实达到了吴谨言想要实现的目的——震摄住那位此刻正在缓缓逼近的危险人物,阻止她进一步的靠近。

 

        懊恼的情绪几乎是在下一秒就铺天盖地地向吴谨言席卷而来,在陷入今夜第不计其数次的慌乱中,吴谨言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缴械投降。于是她僵硬地转过身去。

 

        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张她爱得深切的脸;此刻却由于她的一句无心之失,秦岚无论在何时何地都如同阳光明媚般的暖意已经彻底褪去。她的时间仿佛被冻结了,感觉不到流逝。她精致的五官此刻就如同在百货大楼最大最豪华的橱窗里展示的洋娃娃,依旧美得慑人心魂,却僵硬得一动不动、失去生机。

 

        吴谨言再一次慌了。

 

        「娘娘,对不起,我错了,我刚刚不应该说那样的话,是我不好娘娘…是不是吓着您了?娘娘,我…」

 

        直到吴谨言絮絮叨叨的声音在秦岚耳边再次响起,她才像是被点穴后终于清醒的笨蛋般恢复神智。垂眸望向自己身前乖巧地低着头不停道歉的吴谨言,她就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在长春宫的时候;那时璎珞一旦犯了事儿也会像这样先巧言令色一番,再花言巧语地哄自己开心,于是自己无论多少处不知打哪儿来的气都会消得通顺。

 

        念此,她忽然噗哧地一下轻笑出声,打断了吴谨言没完没了的认罪。

 

        「…娘娘?您不气啦?」听见身旁仙女轻快的笑意,吴谨言心里先前所有的阴霾便一扫而空,顿时晴空万里,连语句末梢的疑问都带上了欣喜。

 

        「我沒在生气。」

 

        秦岚无奈地选择性忽视她谄媚讨好的笑脸,随后踩着高跟鞋继续了方才未完成的动作,步步向吴谨言靠近。

 

        而在高跟鞋跟清脆触地的刹那,吴谨言心里顿时警铃大作。

 


 

 

        ——怎么回事,不是刚刚还告诫自己要离她远点的吗?!

 

        正当吴谨言在认真思考若是下一秒自己再脱口而出一句:“姐其实我想先去上个厕所!”是否会被眼前的美人儿以堪比美杜莎之眼的凌厉眼神就地处刑时,秦岚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了她的手腕,且另一只手还很过分地抚上了她的脸颊。

 

        ——搞什么?!她简直比美杜莎还要令人窒息。

 

        吴谨言相信自己已经自动石化了。

 

        好一个风水轮流转。现在仿佛被冻结住不会流逝的就是她吴谨言本人了。

 

        既然如此,她是不是应该也低眉顺眼地和我道个歉,然后放我一条生路让我去上厕所阿?

 

        此刻令人应接不暇的在吴谨言脑中飞速闪过的吐槽,其精彩程度丝毫不亚于《延禧攻略》剧中的弹幕。

 


 

 

        但秦岚女士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犯错;还是一个今天犯了无数次、曾经犯了更多次的错误。

 

        所以她纤长而骨干分明的手指正以极其轻柔的力道温婉地拭去她眼角残留的泪,随后发烫的指尖又游离至她鬓旁散落的碎发,略带玩味地把玩起来;再将她的青丝一圈又一圈地与空气交织着、并缠绕于自己的柔荑之上,缠绵尽兴后才慢条斯理地将其挽至耳后,末了甚至流连于她此刻羞得发烫的耳垂暧昧地摩挲着。

 

 


 

        ——实在是受不住了!这个女人也太过分了!只许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正当吴谨言情意乱迷想要展开非理性的冲动报复之际,一直默不做声的惯犯秦岚蓦地开口,柔声叹道:「谨言呐,妳今日这是怎么了,一直都不大对劲儿…况且在包间里,竟敢一口喝下那么烈的酒,妳真拿自己身体开玩笑呢?还有阿——妳刚刚,是不是哭了呀…怎么了我的小猴儿?堂堂长春宫小霸王也会被欺负吖?没想到这宫里还有人能治得了妳,倒真是喜闻乐见…乖,不要哭了嘛,跟本宫说说,是谁委屈妳啦?本宫定替妳作主!」

 

        听完这席话后,若说吴谨言上一秒还是欲火焚身,下一秒便好似被倾盆大雨浇湿了全身的落汤鸡。要多冷有多冷,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她又想起了在下午直播时,秦岚反驳她的那句话:「什么山风姐姐!我是你的皇后!你是我的…璎珞。」

 


 

 

        于是吴谨言不着痕迹地避开了秦岚刻意营造的温馨又旖旎的氛围,眼神落荒而逃。

 

        「哎哟…哪儿有那么严重。不还是那个白痴理由么?除了舍不得大家,我还能因为什么事儿难过呀。对吧,娘娘?」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就算妳永远都是大家心中的白月光,永远都是那端庄自持的富察容音,可我也不会永远都是您的魏璎珞呀。

 

        妳作为富察容音能够时时刻刻护我周全,我作为魏璎珞亦能一直陪伴在您身边;可作为秦岚,妳会愿意护我一世安好吗?而当我作为吴谨言时,又能够为秦岚带来什么?

 

        卸下皇后光环的秦岚,依然是永远照耀在吴谨言心尖儿上的白月光;而褪去魏璎珞这层外衣的吴谨言,对于妳秦岚来说,究竟又意味着什么呢?

 

        除了富察容音和魏璎珞,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不是。

 

        吴谨言在秦岚心中的份量,太轻太轻了。

 

 


 

        而这未至于微不足道的地位,卡在秦岚这位善良单纯的老好人与脆弱敏感的青少女之间,便成为了压死中伤吴谨言的最后一根稻草、最尖锐的钝器。

 

        所以秦岚从来都不会拒绝或介意吴谨言偶尔压力过大或情绪失控时向她毫无保留的繁琐倾诉及恣意失控的情感宣泄,在每次温声细语地哄好炸毛的小狼狗之后的每一个下一次,都愿意用更为温柔和柔软的包容姿态去迎接她。

 

        即便如此,秦岚所给予吴谨言的所有甜蜜,依旧无法满足吴谨言的奢望。

 

        因为她向来如此,对谁都这般柔情似水。

 

        吴谨言想要成为秦岚的唯一特例。

 

        所以她讨厌她的无私,更恨透了自己无法抑制的私欲。

 

 


< VI >

 

 


        当那个少女再次对她露出看似温顺而又甜美的笑容,哪怕方才从她嘴里吐出的是「娘娘」二字而并非「秦岚」,她仍清楚地听见了自己心中某一个角落突然崩塌瓦解支离破碎的声音。

 

        对阿,是吗。

 

        「说的也是呢,璎珞。」秦岚正试图回以她一个灿烂的笑容,却无力地发现自己当下充其量只能勉强控制自己嘴角凹陷的程度看起来没那么苦涩。

 


 

 

        一点儿都不对。

 

 

 

        妳以为我真的没有察觉吗?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不论是直播时妳数次偷偷瞥向我的眼神,在触及到我的余光后便堪堪收回视线随后又独自懊恼的神情;还是在我试探性地对你做出亲密动作时,妳浑身僵硬却又炽热发烫的心跳和皮肤,甚至险些将我也灼伤;抑或是在我为妳递上荔枝时,妳瞬间通红的耳畔及飘忽闪躲的视线…这些琐碎而零落的瞬间,无一不是你不曾亦不能将其宣之于口的隐忍与爱意。

 


 

 

        「谨言呐,妳听我说。」秦岚敏锐地观察到在自己改了对她的称呼后,她不住颤抖的睫毛、游离飘忽于彼此鞋尖儿上无措的视线,脆弱得仿佛只要任何细微的风吹草动便能轻易地压垮她盈满在眼眶的泪水。

 

        我怎么能够伤害这样一个敏感又脆弱的孩子?秦岚,你怎么忍心?

 

        而聂远方才的话在此刻却如雷贯耳,仿佛在秦岚心里投下一颗平地惊雷,将她震得振聋发聩。

 

        ——「她是一个好姑娘,也是一位前途无量的好演员。」

 

        …我不能毁了她的前程。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故事总有开始也总有结束。」当秦岚艰难地开口,才发觉原来自己的声音早已不知不觉变得哽咽而生涩,「谨言,记得我曾经和妳提过的吧?妳呀,就是入戏太深了。但是没关系,谁都会有这段时期的,等时间过了就好了…」

 

        秦岚听见了。

 

        在那句「入戏太深」出来后,吴谨言仿佛用尽浑身上下最后的一丁点儿力气,由喉间直至鼻腔里挤出的一声细不可闻的轻哼——似是自嘲,又包裹着无尽的绝望与悲伤。可她只能狠心地咬紧牙关坚持,逼迫着自己说下去,像是在宽慰后辈,实则亦是在告诫自己。

 


 

 

        「我明白了,岚姐,谢谢妳。」

 

 


 

        吴谨言轻缓而又冷淡的嗓音飘散在秦岚雾气迷濛的眼里。于是她剩下的所有话语霎时泯灭在唇角,又回到口腔里绕了一圈,最终被硬生生地咽回肚子里。

 


 

 

        到这里就可以了,秦岚。

 


 

 

        「妳说的对,是我入戏太深了。」

 


 

 

        秦岚,妳的作用,也只是出现在她命中特定的时间段里,以旁观者的姿态陪她共同走过一段路。

        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等时间久了,过去了就好了。」

 


 

 

        可是,吴谨言。既然妳都已经这么莽撞地打断了我说话,不如顺便…再打断一下我那颗——此刻因沉浸在苦涩里、疯狂跳动着即将心律失控的少女心,好不好?

 

 


 

        千回百转的情意在心口难开,秦岚此刻却只能紧抿着嘴,眼神湿润又软糯得一塌糊涂,活脱脱像只被主人抛弃后受伤的小兽。

 

        两人就这么七上八下各怀心思地再次僵持了一阵子。

   

        待到秦岚侧兜里的手机开始震动,不适时响起的铃声才将两人皆神游天外的思绪扯回现实。

 

        「——喂?」

 

        直到此刻,吴谨言才再次将目光投向她。

 

        原来刚刚秦岚一直在极为克制地啜泣着。

 

        「阿…我没事儿,就是吹了会儿空调,有些鼻塞。怎么了呀?」

 

        「——哎呀!你瞧我这记性…对不起,我给忘了!我现在就下去,等我先去和于导演聂老师他们道个别…」

 

        「——不是,我没有瞎转悠呢,我在洗手间里…好啦妳等我一会会儿,我这就来!」

 

        「…」「…」

 

        「那个…」「谨言,我…」

 

        「妳先说吧,岚姐。有急事儿?」

 

        「嗯嗯…我差点儿忘了我是今晚十二点的飞机回上海,现在要赶去机场了,所以…」

 

        「噢,没事儿,那咱们下次再见呗。那么晚还要赶行程,太辛苦啦…在车上和飞机上多休息会儿,别累着了。」

 

        「好,我会的,谢谢谨言。今天一起过得很开心,那咱们下次再见啦,拜拜!」

 

        「…等等,娘娘!」

 

        「…阿…?怎么了呀?」

 

        「…娘娘…能抱一下嘛?」

 


 

< VII >

 


 

        等到百般波折后终于上了由机场接送回酒店的车,秦岚像是由二战现场逃亡出来幸存的士兵一样如释重负地一头栽进了座椅里。

 

        正准备阖上眼再次小憩一阵时,一直紧攥在手里的手机却响起了新一轮的消息提示音。

 

        屏幕上的光亮划破了车里无边的黑暗。秦岚微微眯起了眼,解锁手机后熟练地查看起了信息。

 

        ——【回到上海啦?】

 

        秦岚面无表情地回覆。

 

        ——【是吖!累死啦~】

 

        ——【得了吧妳这拼命三娘,累死妳活该!】

              【对啦,昨晚的庆功宴怎么样呀?】

  

        ——【还不错吖~】

              【大家都好久没见了,但相处起来还是很温馨,像个大家庭一样~】

 

        ——【少来,别跟我打马虎眼!妳明知道我感兴趣的是哪个部分】

              【我跟妳说,昨天下午妳和妳家小猴儿的直播我可看了阿,啧啧~小朋友还没出戏呢?都那么久了…】

 

        秦岚很没有形象地隔着屏幕翻了个白眼。

 

 


 

        「岚姐,怎么不多睡会儿呀?」

 

        「噢,没事儿,回到酒店再睡也是一样的。采儿找我聊天呢…」

 

        「这样呀。那不如…放首歌来听听?」

 

        秦岚湮没在黑暗中毛茸茸的脑袋轻轻地点了一下。

 

        于是助理身手矫健地蹿到车的前座,伸手去调电台频道。

 


 

 

        那是一个温润深厚而极具辨识度的欧美女嗓。

 

        秦岚怔怔地望着车窗外飞掠过的上海凌晨三点的夜景出神。直到某句歌词直直地戳进她的心窝里,才勉强唤回她当下涣散的神智。

 


 

 

        --"I know there is no tomorrow. "

 

 


 

        握在手里的手机又再次疯狂振动起来。

 

        ——【哎,秦小岚!妳别逃避问题呀!】

 

        ——【逃避什么呀?】

  

        ——【既然那位小猴小朋友还没出戏,那妳呢?】 

 

        秦岚看着手机屏幕发愣。

 

        耳边再次被那抓耳的旋律及贴切的歌词扰乱本就揉杂的思绪。

 

 


 

      --"If this is my last night with you, "

      --"Hold me like I’m more than just a friend. "

      --"Give me a memory I can use. "

 


 

 

        …那我呢?

 

        那我呢。

 

        于是秦岚再一次回忆起将近五小时前。

 

 


 

        …


        「…娘娘…能抱一下嘛?」

 

        那时秦岚也是像现在一样,脑袋一片空白,只是发愣。明明这是一个再普通且正常不过的提议,甚至根本称不上过分。然而这对于在几分钟前还偷偷在心里跟自己发誓以后一定要和谨言保持适当距离后的秦岚,又是否是一个应该满足的要求呢?

 

        在今晚七扭八拐跌跌撞撞冲到洗手间找吴谨言之前,秦岚始终也没想明白那个问题的答案。

 

        ——「对于秦岚而言,吴谨言又算是什么呢?」

 


 

 

        然而当她亲眼望着她最疼的璎珞、最爱的小猴儿抑或是在她心里最特殊的谨言——她小心翼翼地点燃眼里充满着期盼的的火焰,然后这蕴含承载着少年人所有热烈与冲动的光焰,却随着毫无回应继而渐渐黯淡,直至这份光芒在她无比失落沮丧地垂下头后彻底泯灭。

 


 

 

        「哎呀,妳看我,真是太冒失太失礼了哈哈…快去和大家打声招呼快些下去吧岚姐,不然助理姐姐该等急啦哈哈…」

 

        听着吴谨言在那儿干笑,自己是真着急不起来。

 

        秦岚突然间整个人都静了下来。像是在整日的纷乱里终于找到了好好静下心来沉淀的时机。

 

 


 

        她凝视着眼前这个红着眼眶仍要固执地对她扯出微笑的人儿。这是一个怀着满腔纯粹钦羡与爱意、蹒跚着在靠近追逐自己的路上摔得遍体鳞伤、甚至被自己亲自伤得体无完肤后,仍然想要偏执地在最后争取留下些什么的美好少年啊。

 


 

 

        秦岚不由自主地想起曾经在某处不经意间记下的一句话。

 

        「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她又何尝没有经历体会过这些呢?

 

        全心全意地去爱一个人,在最美好的花样年华献出全部的一切;最后却连一句真心实意的回应也没有,哪怕是拒绝。

 

        那样的奋不顾身,那样的极致隐忍。

 

        她给予她的爱,炽烈而深沉,深切而无望。

 

 


 

        而她一直以来欣赏的、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吴谨言。

 

        并不是因为彼此之间的入戏太深,更不是出于恻隐之心想要去怜悯谁的付出,而是——在她今晚选择转动那个门把手推门而出;在她一次又一次出于私心的靠近与自欺欺人的试探;甚至在更久以前…她的满心满眼里,不知由何时起,也只有那三个字。

 

        于是她终于启步上前,拥住了她阔别已久、久别重逢的少女心。

 


 

 

        「岚姐,还有十分钟就到酒店了喔。」

 

        「噢,好~」

 

        回忆完昨晚的事之后才忽然想起还有一个被自己暂时遗忘了的应采儿。

 

        …果不其然,一打开手机便是来自对方的表情包轰炸…等等,这些都是自己的表情包?!

 

        秦岚忍不住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车里默默地再对屏幕翻了一个白眼。

 

        ——【不知道,应该吧】

              【到酒店了,晚安】

 

        随手敷衍完好闺蜜之后,秦岚难得心情意外舒适地窝在座椅里静静地听歌。

 

 


 

        --"It matters how this end, "

        --Cause what if I never love again? "

 

 


 

        曲终。

 

        秦岚沉默着细细回味歌词里的情意。

 

        ——「若是我不会再爱了呢?」

 

        这句自我挣扎的反问,又何尝不是她或谨言想要在对方身上求得的答案。

 

        若秦岚对吴谨言的喜欢并非出自于爱情;若吴谨言除了秦岚以外心里再也容不下他人。

 

      …

 

        秦岚抬手按摩放松着隐隐作痛的眉心,随后又不可遏止的回想起靠在吴谨言瘦削又温暖可靠的肩旁时,自己倾注了无尽柔情的回应。

 


 

 

        ——「我刚刚那声『小猴儿』,唤的是我怀里的人儿。」

 

        ——「还有,下次可以不用叫我皇后娘娘了。我是你的...山风姐姐。」

 

 


 

        秦岚不禁莞尔,这样的自己倒真是少见。

 

        至于是否出戏,亦或是曾入戏多深,在秦岚心底的至深处早就有了答案。但这个回答,对于现阶段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彼此,都并非一个妥当的倾听时间。

 

        所以,你会等我吗?谨言。

 

        不论是作为富察容音,还是秦岚,我都想护着你一辈子,生生世世。





<END.>

< ALL I ASK > (Before)

本文cp配對:秦嵐✖️吳謹言

(真人向⚠️半現實向‼️)


*寫在前面的話(預警)

①人物ooc,請勿上升真人(私設如山)

②全文完結,分為上、下兩篇;

文風飄忽,時而正經時而沙雕;

④文筆很爛,若有措辭不當之處歡迎指出,虛心求教;

⑤靈感來源於昨日過年直播以及慶功宴,有借用其中的梗,時間線魔改,定於慶功宴之後劇組的私下聚餐;

⑥最後感謝聶遠老師及佘詩曼前輩的友情客串。


希望各位觀文愉快~


——————————————————————————————————————————


"--Love is a touch, but yet not a touch. "


< I > 


      吴谨言端坐在包间里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此刻因酒精而神情涣散的她正试图敛起眼底迷离的朦胧情愫。未至全然醉去的她吃力地指挥自己沉重的左手抬起,并在手臂即将因瞬时脱力而导致失控坠下前一眼扫过桌上凌乱不堪的一片狼藉,且迅速为自己的肘关节寻找一个合适的落点。支起左手前臂随意地托起自己小巧的下巴,再状似不经意地摆出一副慵懒的表情与肆意舒适的姿态蜷缩在座位里,冷静地旁观着这场阔别重逢的叙旧。她右手的指尖细细地摩挲着红酒杯的杯缘,似在缓缓地划着椭圆,亦似是当下她本人的意识正游离在所有话题的边缘。

 

      她悄悄地将视线抛向包间的另一端。

 

      那个人谈笑风生时连眉梢及眼角都沾染上明媚的神情;那个人专注地望向他人时下意识微微抿起的嘴唇;还有那个人总是盛满柔情蜜意的眼神、再配合上仿佛是精心设计过的嘴角扬起的弧度——那些是在无数个她无法入眠的深夜里,即使用力地闭紧双眼,仍占据萦绕在她心头、不断浮现在脑海里的每帧画面。

 

 

 

      她再一次地阖上眼帘,任由深切的无力感再一次侵袭摧残自己近乎摇摇欲坠的意志。

 

 

 

      于是她的世界再次陷入短暂的黑暗。像身处于曾经思念成疾的每一个相似的夜里,她将她的每一处细微都轻轻地从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提取,反覆观赏、细细品味着;而她也唯有在置身于濒绝孤岛、四面环绕着的仅是无尽的黑暗与寂寥时,才有那宛如士兵中弹后重伤着仍孱弱地呼吸时苟延残喘的勇气,在心脏的最深深处,轻柔而沙哑地默念她的名字。

 

      「秦岚…」

 

      ——那是她永远见不得光的情愫;是她永远无法在阳光下痛快呼吸的情意,亦是她永远不可能受到世界认同或鼓励甚至祝福的情感。

 

 

 

      突如其来的一阵胸闷使她慌不择路地握紧手中的酒杯,毫不犹豫地迅速端起后再将其中的红酒一饮而尽。仰头的瞬间,眉心因酒中略带的苦涩而皱起,很好地掩饰了实际是来自于心下刺痛而带来的痛觉。

 

      而吴谨言一言不发就猛地一口闷的豪迈行径着实吓到了不少人。在众人看来,平日里活泼开朗风趣健谈的公认开心果吴小演员,竟然在整个包间的气氛达至最热烈时悄然退至角落里黯然神伤;这已是十分出奇,更遑论由于酒量不好而向来在喝酒这一行为上颇为克制的她,竟突然间想不开似的一口气干了杯中原先已盛至七分满却未抿两口的烈酒。

 

      她看似潇洒仰头时双眼痛苦紧闭的侧颜以及线条优美的脖颈线吸引着在场数人,纷纷朝着同一个方向投以疑惑中又掺杂着担忧的目光。其间,也包括来自那端的她。

 

      「…咳…咳。」酒精独特的辛辣刺激在入口后便以排山倒海之势掀翻了她所有的感官,仿佛集中在胃部又似扩散至全身的不适感侵蚀着她仅存的一丝清醒。当她意识到自己已经暂时没有办法再好好看清楚她的脸,便下意识地想要逃离这里的一切。

 

      选择将担忧第一时间付诸行动的佘诗曼疾步走上前,轻轻拉住她的衣䙓,用她并不娴熟却又亲和力十足的港普开口询问:「谨言,妳还好吗?」

 

      吴谨言望着眼前人盈满真切关心之意的眼神,紧皱着的眉头不由得松了几分。她安抚般地软软回应道:「没关系的,曼曼姐。我去趟厕所洗把脸,清醒清醒就好啦。」末了附上一个牵强的笑容,便再也承受不住地转身就走。

 

      而来不及反应仍停在原处的佘诗曼,注视着吴谨言夺门而出的背影,意味深长地重重叹了口气。

 

      至于另一道静静凝视着离去的背影而未被他人察觉的目光,则是来自于包间另一端的、令无数人魂牵梦绕且奉为白月光的秦岚本人。

 

 

< II >

 

 

      直到被近在咫尺的聂远一声轻唤召回已然飘远的灵魂,秦岚才在片刻后便敛起方才堪堪数秒的微妙情绪。

 

      「岚子阿。」

 

      「…哎!不好意思阿远哥,刚刚走了会儿神…怎么了?我们聊到哪儿了?」

 

      聂远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接过话头,甚至没有直视秦岚此刻的神情。他只是沉默地摇晃着手里的酒杯,似在斟酌掂量着下一句话应该如何开口。

 

      然而秦岚也并没有在意这几秒内短暂而诡异的宁静。显然,她此时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

 

      「岚子,妳去看看她吧。多和她说几句。」

 

      「嗯…阿?!」此刻,聂远浑厚而充满磁性的男低音才真正敲醒了半梦半醒间神游的秦岚。「…什么?谁?」

 

      毕竟两人是相识多年的老友,聂远即使闭上眼听也猜得到秦岚正揣着明白装糊涂,还天真地以为她这偶尔灵光大部分时间却在短路的小脑袋、搭配其被动式下线的演技真能瞒过他人。笑话,这不掩耳盗铃欲盖弥彰呢么?

 

      虽然以聂远一贯「两耳不闻窗外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冷淡清高的性子,甚少掺和他人之间错综复杂的风花雪月,但仅凭着这多年的交情和与另一位小演员几个月以来的搭戏相处,也绝不会坐视不理袖手旁观;况且这眼下,一位自欺欺人避而不谈、另一位固步自封愈陷愈深,实在是令人头疼。

 

      但其实最重要的是,她们都值得最好的幸福。

 

 

 

      多番思想挣扎后,聂远终于放过杯中或许已经眼冒金星的红酒,微抿一口后深深地望向秦岚:「她是个好姑娘,同时也是个前途无量的好演员。」

 

      「嗯…我知道。」正是因为知道,所以进退为难。

 

      聂远微微点头,算是回应。于是两人又经历了数秒的相顾无言。顷刻后,聂远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以示谈话结束,还顺手夺过了秦岚手里纯粹被用以摆设的酒杯,便毫不犹豫地转过身投入另一场对话。

 

      但秦岚还是敏感地捕捉到了他最后留下的细不可闻的两个字——「去吧。」

 

      然而更具戏剧性的是,秦岚在路过佘诗曼身边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辨识出了她通过嘴唇一张一合而传递带出的讯息——「她去了洗手间。」

 

      令秦岚惊奇的是,佘诗曼今晚全程都分明只是好整以暇地端坐在旁,一副整个剧组都漠不在乎的清冷高贵模样;其实却是在心里早就算准了她会来,便气定神闲地等待着。而秦岚尚未开口询问,佘诗曼便淡定地幽幽启唇,末了还附赠一个柔和又善意的微笑。

 

      秦岚甚至都来不及向她道谢或感慨自己怎么突然掌握了「读唇语」这一项技能,风风火火地闪身避开或是婉言拒绝一个又一个接踵而来的搭讪与话题,火急火燎地往大门的方向赶去。

 

 

 

      在顺利排除万难以及说了无数声「抱歉借过」、「不好意思咱们待会儿再聊呗」的体面应付,才终于触碰到门把手的那一刻,秦岚不知怎么突然回想起下午与吴谨言一同直播时,自己耗时四十七秒的胡编乱造便脱口而出的土味情话——

 

      「我的心里只有三个字——魏璎珞。」

 

      她转动把手,推开了门。

 

 

< III >

 

 

      许是包间内与走廊上的灯光强度相差甚远,当走廊天花板的吊灯既昏黄又明亮的光线明晃晃地扎进秦岚的眼球里,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抬手朝光源的方向挡住了眼睛。

 

      这段时间秦岚几乎是在连轴转,每日的行程满得连根针都插不进。每日低于四小时的睡眠时间不说,昨天更是连夜由上海赶往北京,长时间的身体高度负荷及睡眠时间不足导致她在今夜尽兴时稍稍摄入酒精后便不可遏止地头疼起来;尤其是当下在被灯光生理性刺激后泪腺愈发敏感不可控,再加上周围来往的喧嚣与嘈杂导致头痛愈演愈烈,秦岚真心觉得自己此刻简直举步维艰。

 

      扶着墙壁勉强维持住身形,上一秒炽烈的冲动在下一秒却仿佛是不慎跌入水里的泡腾片,不断被崩解着。

 

      随着脚下的步伐愈发缓慢甚至渐渐快要失去底气,秦岚在恍惚间开始稍微分神去思考一直以来横在她和吴谨言之间的究竟是什么。或者说,那种感情,究竟能被归为哪一类…这又是否自己所能接受的、抑或不应该放纵的。

 

 

 

      对于感情这方面来说,秦岚一直都是个感性的人。

 

      但她曾经是个很感性的人。

 

      那些每个女孩儿都会有的,造就了无数段冒着粉红泡泡的青春回忆的少女心,秦岚也有。她也有过为爱情奋不顾身、头破血流、歇斯底里的时候;甚至被曾经亲自选择无条件信任的爱人背叛后,她都仍然渴望着爱,渴望着被爱。她比任何人都渴望爱情,最终却又被生活磨淡了期盼。

 

      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相遇与离别后,她那颗鲜活的、不断跳动的少女心,似乎也渐渐冷静了下来,决心要好好成长,不再犯傻。于是她便不再刻意去寻找爱情,而是努力提升自己,不断成长为更优秀的人。她始终相信,真正强大的人,是对整个世界都抱持善意、宽容与感恩的。

 

 

 

      于是怀着这样一颗纯粹又美好的心灵的秦岚,这样给予了他人无数温暖的秦岚,便如同是那在每个沉闷而燥热的晌午拂过吴谨言心尖儿上一阵柔软而和煦的微风。

 

      也许在吴谨言看来,秦岚与富察容音一样美好。她是天上的仙女;是应当被供奉于神坛的神;是来自象牙塔不慎落入凡间的素衣天使。

 

      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而对于秦岚而言,吴谨言又算是什么呢?

 

      念此,秦岚怔怔地止住了脚步。

 

 

< IV >

 

 

      在吴谨言第十九次往自己脸上泼水后,她的瞳孔才稍微地能够聚焦在镜子中自己已然花了一半的妆。愣愣地望着镜子里那人憔悴到陌生的脸色,喉间抑制不住地泄出一声自嘲的气音;在意识到自己连勾起嘴角的力气都没有了,才堪堪回过神,伸出手止住了水龙头的肆意渲泄。

 

      面无表情地抽出一张纸,再慢条斯理地对折两次,最后狠狠地抹去自己脸上狼狈的妆容。

 

      管它呢。反正也没有人在意。

 

      反正她也不会在意。

 

      她突然住了手。

 

      随后更加用力地擦拭着甚至可以称为蹂躏着自己的脸。

 

 

 

      直到纸巾已经被各种昂贵粉底、口红或遮瑕糊得看不清原有的颜色,吴谨言才肯放过自己的脸。可是当她再次望向镜中的自己,却倏尔间毫无征兆地落下泪来。

 

 

 

      「我现在是在做什么?

 

         闹别扭吗?

 

         明明谁也没有怎么着,为什么我会突然间就发神经似的情绪低落?

 

         明明今天的一整天,没有勇气回应她的对视是我;被她调侃时内心欣喜不已却又故作镇定扮作毫不在意的是我;甚至在她的主动靠近或全然不介意展示亲密时,惊慌失措、手足无措又浑身僵直语无伦次的也是我。

 

         明明这些都是我期盼已久的一切,为什么当它们真正来临时,我却懦弱得没有勇气接受?」

 

      吴谨言一次又一次地在心里逼问自己。她的精神像是被分裂成了两个人格,不断叫嚣撕裂着吴谨言身体里每一处有秦岚存在的角落。

 

      而她只是一动不动地伫立在洗手台前,凝视着镜子那端的人空洞的眼神及由眼角下坠至嘴角的泪痕,一言不发地持续静默着。

 

      她的肉体仍然处于波澜不惊的平和状态,而精神世界里却早已歇斯底里、天翻地覆。

 

 

 

      「…小猴儿?」

 

      当专属于秦岚的柔软又细腻的声线血淋淋地穿过她的太阳穴,她的肉体与精神终于能够同步了。

 

      像是精神下意识地解除了紧绷的状态,恢复至安然舒适或平静祥和;又像是肉体上突然间被刺激到了最为敏感的神经,由半死不活的状态重新复活。

 

      唯有秦岚是她的吗啡;同样地,也只有秦岚能在她古井无波的水面上激起阵阵涟漪。

 

 

 

      吴谨言几乎是在声音响起的同时就抬起手慌乱地想要抹干脸上所有残余着的小情绪。那些自私的、幼稚的,哪怕是有迹可循或无理取闹的一切痕迹,都不想让她知道;都不能让她知道。

 

      两个人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对峙着;一齐默契地被寂静煎熬。

 

      吴谨言始终没有转过身去,或是回头。

 

      当她胡乱抹去脸上浅浅的泪痕后,微微抬起头便能透过镜子寻见她日思夜想的人儿。

 

      于是在方才意味不明的几秒静默里,她就那么愣愣地注视着镜子里的反射影像发呆,看着镜子里秦岚的脸放空着思绪。

 

 

 

      她正倚着洗手间的门框,双手抱胸,看似一副气定神闲从容不迫的样子,以至于微微上挑的眉梢及带着雾气的深邃眼瞳都染上了一股慵懒又妖冶的味道。

 

      她在想什么?她能想什么?

 

      ——若我们之间并非直接面对面,是不是我受到的伤害就可以小一些?

 

      她注意到镜子里的秦岚叹了口气。

 

 

 

      吴谨言全神贯注地盯着镜子里的她,仿佛那才是她爱之入骨的女人,而身后那位不过是令人难过的假象。

 

      她太害怕受伤了。尤其是来自于秦岚温柔的刺杀。

 

      她更讨厌自己近乎扭曲且卑微到尘埃里的爱意——若是能被妳亲手杀死,好像也不错;至少这样,妳还能惦记我一辈子。

 

      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想法不禁令她背脊一凉。于是在镜子里的秦岚突然松开手,站直了身子准备迈开步子向她的方向靠近,甚至嘴唇轻启想要说些什么时——

 

      吴谨言害怕接下来将从秦岚嘴里吐出来的字字皆能在她心上最脆弱的部位划上一道鲜血淋漓的口子。于是抢先她一步率先开口:「敢问娘娘,刚刚那声『小猴儿』,唤的是魏璎珞,还是吴谨言?」




< tbc.>